Return to site

六禾创投王烨:企业估值过高会让创业者很被动 | 陆家嘴杂志

摘要:“高估值对创业者是非常大的风险。”六禾创投总裁王烨在接受《陆家嘴》杂志采访时表示。他认为,创始人跟投资人最大的博弈是估值和风险,六禾创投从不鼓励企业以很高的价格来估值。

  六禾创投是六禾投资旗下专注于早期投资的平台,主要关注企业数据服务和数字内容领域的天使、A轮和新三板项目。

  六禾投资成立于2004年,从二级市场投资开始,业务逐渐延展到一级市场PE/VC投资和一级半定向增发投资。

  在调试和优化中前进

  1997年,王烨离开服务了三年的波士顿咨询(BCG)去哈佛攻读MBA,在斗志昂扬的年纪,他在美国B2B领域开始创业,在企业风生水起之时遭遇了“9·11”事件的冲击。美国的经济处于疲软阶段,传统大公司客户对互联网产品的态度也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:从趋之若鹜到避而远之,创业企业也都举步维艰。创业失败后,他加入IBM纽约软件总部,成为Websphere业务线的一位产品经理,并于2005年回国帮助西门子建立在中国的内部咨询部门,专注于企业的并购整合。

  外企工作的经验,创业的种种感触,加上管理上的心得体会,对他后期做投资打下了基础。2008年,他和上海交通大学同班同学夏晓辉共同设立六禾创投,专注于一级市场的投资。

  六禾创投初始阶段是做中后期的PE投资。投资过的如华策影视(300133)、洛阳钼业(603993)、株洲天桥和雪榕生物都实现了IPO。但到了2011年,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好的项目偏少,价格却偏高。“经过前几年的资本运作,市场上容易摘的苹果,大家都摘到了。而项目的高风险高价格,并不意味着会有高收益。”王烨说。

  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公司,是王烨需要思考的问题。作为一个马拉松爱好者和创业者,王烨希望能长时间和优秀的创业者在一起,最好从创业开始就在一起,从创业一直支持到IPO甚至之后的资本市场兼并收购,做创业者最值得信任的投资人。

  六禾创投开始调整方向,将精力专注到早期项目的投资,甚至直接在最早期天使阶段就介入。 前几仗就打得相当精彩,所投的成长期项目平原非标、帝尔激光和2013年投资的天使项目晶品新材,都已经挂牌新三板。

  2014年初投资的天使项目小熊尼奥,更是在2015年获得由纪源资本领投、美国高通、中兴合创、海通和国金直投参与的1.2亿人民币A轮融资,创造了中国增强现实(AR)领域A轮融资额最高的纪录。这几次的成功增加了整个团队的士气,他说,“发现我们做早期投资好像还蛮有感觉的。”

  投资是风险和收益的配比

  “投资对我们来说,是风险和收益的配比。”投早期企业很明确的现象就是:风险大、可塑性强、投资失败可能颗粒无收,投资成功则产生惊人回报。如何选择好的项目是所有投资公司都要思考的问题。

  在六禾创投的投资理念中,人是核心因素,除了人以外,还有势(即如何评价趋势)、值(估值和风险)和项目本身。“行业趋势很重要,势不对,太早太晚都会有压力。”

  那么如何来评价一个项目呢?看一个项目是不是值得投资,王烨认为主要看三点:第一,商业模式的创新;第二,资源的变现;第三,技术的创新。一个项目在这三点上如果都很强,项目吸引力就会大幅增加。

  “商业模式创新,搞成了会很大,但也容易被竞争对手拷贝。就像小熊尼奥,把AR用到儿童场景,之前没人想到。我们投的时候,AR这个术语只有少数专业人士知道。小熊尼奥做出来之后就出现了一大堆拷贝者,这在中国是普遍现象。”

  所以,创始人团队如果能把以前积累的资源,以某种新的形式表现出来,就会让创业项目从0到1的过程变得容易。“有没有通过技术方式让你的项目与别的相比更有壁垒,也是判断好项目的标准之一。”

  创始人跟投资人最大的博弈是估值和风险。王烨告诫,不鼓励企业以很高的价格来估值,高估值对创业者是非常大的风险。

  “如果你前一轮估值很高,比如10亿人民币甚至更高,但是却没有把事情做出来,这对后面的投资人就会产生很大的压力。为什么投资人圈子里会有B轮、C轮死的说法呢,因为投A轮你还能画大饼,B轮就比较难了。”王烨说,“估值越高,给你犯错的几率越少,很少有投资人愿意投估值下降的企业。如果新一轮融资估值下降,我们作为投资人要向出资人披露这件事,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尴尬的事情。”

  如果一家企业上一轮估值低一些,即便业绩没有达到预设的目标,如果估值比较合理,新的投资人就可能会再给创业者一个机会。而这个机会很有可能让创业者熬过难关,重振旗鼓,创造辉煌了。

  投了项目以后,六禾投资还会做好顾问的角色,给予创业者鼓励和支持。王烨也希望员工都有创业者的心态。在六禾,他没有自己的豪华办公室,跟所有员工坐在一起办公,他要营造的就是这种“创业”的浓厚气氛,以此激发员工的拼搏欲望。

  聚焦大数据和数字内容

  六禾创投把精力集中在了大数据和数字内容领域。王烨认为,数据是原油,应用是关键,应用是汽油。原油是有价值的,但原油变成汽油后,价值才能大幅提升。汽油就是应用的场景。数据跟原油又不同,原油有排他性。但是数据具有分享性,比如一个人的体检报告,内外科医生都能用,保险也能用,理财也能用。

  在他看来,数字内容包含人与人,人与电子设备的交互,这当中会产生更多内容,内容跟人、跟设备又会有不同的互动,如此循环的交互也将是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。而企业的数据服务,就是帮助企业更好地进行转型,接入“互联网+”的概念。教会它们怎么样拥抱数据,更好地用数据帮助自己决策,并和客户进行互动。

  历数自己投资过的企业,王烨介绍道: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数尊信息科技就是一家专门做大数据的公司。并不是所有的P2P平台都能建立自己的数据分析团队,而数尊公司就专注于做信用模型的平台。不仅互联网企业需要数据的支持,而农村信用社、银行等,要想提升自身的建设力,数据分析能力的提升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王烨还介绍了一款APP“顾小烦”,客户打开APP,填写自己的困扰,系统就会自动给你匹配合适的咨询师,可以选择线上咨询也可以选择线下。

  王烨认为,未来医疗领域的投资机会是很多的。“现阶段医院的就诊流程是咨询、挂号、诊断、治疗、康复。大家只是试图提升流程的效率,数据领域的应用还是很少的。”王烨说,“医疗领域数据的采集在未来也会非常有意义,如同人的信用分数一样,大家也会拥有健康分数。有了大数据以后,才能更好地对病症进行诊断。”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